月亮雨小组的天地 YLY Studio

NVIDIA的执着与ARM的摇摆

英伟达(NVDA.US)收购Arm的消息还在发酵,其受关注程度已经可以与当下的国际贸易争端并驾齐驱了。昨天,在财报会上,黄仁勋被问及收购Arm一事,黄教主用熟练的外交辞令避开了这一敏感话题,毕竟,作为半导体产业链和生态系统的顶层驾驭者,Arm的成功不言而喻,而关于该公司的去向影响的不只是一两家公司,而且涉及的收购金额又是如此庞大(2016年被软银以320亿美元收购)。

此次,据称软银出售Arm的报价达到500亿美元,这在半导体领域是绝无仅有的,即使是放在全球泛IT领域的并购案中,能够达到这个数字的也是凤毛麟角,印象里,只有在2015年戴尔(DELL.US)以670亿美元收购EMC能超过它了)。鉴于该并购案对产业影响之广,程度之深,在没有实锤之前,各方必定都会非常谨慎。

那么,在众多半导体厂商当中,为什么是英伟达呢?

首先,自然是因为该公司具有充裕的现金流,具备实现如此大规模并购的资本;其次,就是技术和产品发展方向上,Arm适合英伟达的胃口。

资本方面,凭借GPU在数据中心、云计算和人工智能(AI)应用上的巨大成功,英伟达几乎统治了该领域,迫使传统巨头英特尔不得不调整软硬件发展策略,以求增强自身在服务器AI处理方面的竞争力,争取能赶超英伟达。

产品的大量应用自然带来了丰厚的回报。也就是在昨天,英伟达发布了今年第二季度财报,数字十分让竞争者眼红。该公司第二季度营收为38.66亿美元,与上年同期的25.79亿美元相比增长50%,与上一季度的30.80亿美元相比增长26%,超出分析师预期。

按业务类别划分,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第二季度营收(包含Mellanox业绩在内)为17.5亿美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67%,与上一季度相比增长54%,游戏业务营收为16.5亿美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26%,与上一季度相比增长24%。

这里,值得注意的是,该公司服务器芯片营收首次超越了游戏芯片,这也体现了英伟达业务发展的大趋势,即基于已有强大GPU的AI训练能力,在数据中心和云计算方向发展潜力巨大,而这与Arm阵营的拓展方向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不过,全球半导体大牌企业有很多,而且营收水平超过英伟达的也有多家,只比现金流,英伟达恐怕还稍逊一筹。

如下图所示,近期,IC Insights给出了2020上半年全球半导体厂商的营收排名,可以看到,英伟达排在第8,前边的7家都比它财力雄厚,但它们似乎对Arm没有表现出买入的欲望。

英伟达的执着与Arm的摇摆

龙头英特尔(INTC.US),强在PC和服务器端的高性能CPU,而这两大领域正是Arm阵营拓展的新目标,显然,英特尔与Arm是先天的竞争关系,从哪个角度看,都不存在合并的可能性。

三星有最完整的产业链条,也做手机处理器,与Arm契合度很高,也有传闻说三星要收购Arm,但这一消息被三星否定了。

台积电更不可能了,因为要给全球半导体业发一个最务正业奖的话,非台积电(TSM.US)莫属了,对技术和业务的单一执着,造就了今天的台积电,它是不可能去并购产业链上游的客户或准客户的。

SK海力士和美光(MU.US)是做存储器的,自然没有欲望收购Arm。

相对来讲,高通和博通收购Arm的可能性要高很多,特别是博通,近两年收购欲望很高,无论是在打造完整产业链,还是资本运作方面,都非常突出。不过,这次似乎没有表现出对收购Arm的渴求。

几乎只剩下英伟达了,显然,资本不是最重要的因素,技术和产品发展路线才是关键。

首先,英伟达收购Arm,主要目标不是它的移动业务,虽然这是Arm最强的板块,但不是英伟达的发展重点,从其数据中心业务营收首次超过游戏显卡业务营收的情况来看,数据中心、云计算,以及边缘云等高性能计算才是该公司的发展重点,而在这个领域,Arm正在发力。

苹果(AAPL.US)电脑已经放弃了英特尔CPU,改用自研的基于Arm架构的处理器,这是一个很强的信号,一向稳步发展的苹果,并不会激进地商用化一项不是很成熟的技术产品,这从其近些年推出的手机就可以看出,各种应用技术都是达到成熟阶段后才推出的。

而在PC、数据中心和云计算领域,当下的x86系依然统治着市场,但随着物联网应用的普及,端侧所需处理器的多样性愈加突出,另外,边缘侧的云计算和AI应用需求正在增加,因为数据中心和云的规模不可能无限扩大,而需要处理的数据量越来越惊人,必须在端侧和边缘侧设置一定的处理能力,而且,数据中心系统也越来越复杂,各种协处理器和辅助系统正在增多,而这些正是Arm处理器的用武之地。

不过,虽然功耗有优势,但性能一直逊色于x86,使得Arm一直无法在高性能计算领域启航,也有一些尝鲜者成为了先驱。不过,Arm在PC、数据中心、边缘云的发展潜力不可忽视,目前有多家厂商正在这条轨道上稳步前行,它们的Arm处理器受到亚马逊(AMZN.US)、微软(MSFT.US)等云计算龙头越来越多的关注,产品也在实际应用中推广。

这或许正是英伟达看重Arm的地方。

如果英伟达成功收购Arm的话,似乎对以手机为主的移动处理器厂商(如高通、联发科、三星等)的负面影响有限,毕竟这不是英伟达的主要业务,大家可以和平相处。

但是,对于发展基于Arm的高性能处理器厂商来说,这就不是一个好消息了,因为自己设计处理器的基础架构和IP授权掌握在竞争对手那里,结果可想而知。特别是对那些初创的、专攻Arm服务器芯片的厂商来说,如何应对英伟达这个庞然大物的竞争呢?

另外,如果并购成功的话,不知道要设置多少条款,才能尽可能保证Arm授权的开放性。因为软银收购Arm,主要就是资本运作,并不是要发展软银自身的技术和产品,而且它与Arm的客户几乎没有竞争关系。而英伟达就不同了,如果不对英伟达的权限进行限制的话,Arm的路很可能会越走越窄。

业界也有很多人不看好,或是反对这起并购案。美国著名半导体行业分析师Jim Handy认为,当前,英伟达不太可能通过收购Arm产生协同效应,两家公司的商业模式不是互补的,因此,英伟达从中获利的机会很小,合并后,公司也不会节省成本。

另外,如果这项并购案确实在进展、而且顺利的话,最后还要进入政府审核阶段。这方面,其在美国那里通过的概率应该会很大,毕竟,一家美国公司收购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链顶层驾驭者,这对于美国掌握更多的行业话语权很有利,而且,这与当下美国的国际贸易政策和发展态势也很吻合。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前两年高通发起对NXP的并购,美国审核通过地比较顺畅,而博通发起对高通的并购案,则被特朗普否决了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:博通已经不是一家纯正的美国企业了。

即使英伟达真的与Arm达成协议,那么这项并购案在美国以外国家政府那里是否能够通过审核,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了。

如果由于英伟达没有与Arm谈妥,或是双方谈妥,但在接下去的政府审核阶段搁浅,导致并购没有成功的话,Arm也有多种选择,如寻找其它财团,特别是有EDA和IP厂商参与的财团,这样的业务融合性更强,另外,软银也打算让Arm重新独立上市,恢复其被软银收购前的状态。分析师Jim Handy也看好这种结果,它表示:“我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人们认为必须收购Arm,我认为它可以作为一个独立公司剥离出去。”

近几年,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半导体业务并购案层出不穷,而且涉及金额巨大,不禁让人感叹其半导体资本市场的活跃和成熟,更重要的是,这些资本有先进的技术和强有力的半导体产品做依靠,使得资本与技术互为依托,相得益彰。正是有这样的产业基础,Arm这样的顶级企业才不愁没有好机遇,不仅IP卖得好,影响力大,而且永远不愁没有好的出路,最起码在当前的资本市场是这样的。

近些年,中国大陆地区的半导体资本市场也愈加活跃,但相对来说,产业链各环节的技术和产品实力,以及生态系统与资本的火热不够匹配。怎样把钱花在刀刃上还是一个课题。

在半导体这个高精尖领域,归根到底,一切还是要凭产品和实力说话,生态建设也是实力的一部分,国内资本起来了,产业链上游的EDA、IP,以及中游的制造还得抓住契机,提升发展效率,尽量避免不计成本的试错,才能尽快赶上国际先进水平。


作者:mysy2001 分类:计算机硬件 浏览:212 评论:0